精河县医疗

玉龙纳西族自治县社区

原标题:美国大选的变数和影响

文|何亚非(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原副主任) 微信公号:百万庄的小星星

今年是美国的大选年,但迄今选情扑朔迷离,理不出头绪。这反映了美国国内政治的迷茫和民粹主义思潮的有增无减,也凸现了美国面临复杂国际环境既想控制成本又不希望失去全球霸权的困境,使美国朝野无所适从。共和党方面一下子冒出十几个候选人,就是典型的表现。

本文试从这次大选的特点及对美国国内和国际影响方面,加以分析和预测。

选情特点

今年的美国选情,主要有以下特点。

民粹主义上升是今年美国大选的最大特点。它使美国政治右倾,大选过程中排斥传统的候选人,青睐走“偏锋”和偏向极端的候选人。

据统计,美国和部分欧洲国家民众对民粹主义政党和候选人的支持率达到二战以来最高峰。去年10月以来,在共和党候选人的民调中,言辞极端的特朗普、卡拉茨、卡森三人的支持率合起来一直超过50%。美国大地产商特朗普口无遮拦,民调却持续遥遥领先,其背后就代表着普通民众对传统政治模式和家族政治的厌倦。这些年美国民意向民粹主义方向发展趋势明显,民众不信任当权者,认为他们与普通百姓不是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

民粹主义上升同时反映出美国民众对现状的不满,尤其是对政府在全球化遭受挫折、世界经济普遍低迷的情况下无所作为的强烈不满,凸现了美国民众对于正在大幅变化的世界——包括全球化的迅猛发展、中国的崛起——感到紧张和焦虑。大部分美国人已经习惯了美国是世界唯一超级大国。而今世界变了,美国不再是唯一强大的国家,于是人们需要寻找“强势”领导人,带领美国巩固霸主地位。有一点很能说明问题,就是希拉里和特朗普等都发表过对中国的激烈言辞。

民粹主义虽然表现不一,但是其基本面是相同的,就是在经济和文化上缺乏安全感。受全球化和技术革命的影响,欧洲失业率高企不下、美国老百姓工资长期停滞不涨,这是这些国家的白人蓝领工人对现实不满的根源。因此,移民问题往往成为大选的争论焦点。中国等发展中国家也成为被“敲打”(China-Bashing)的对象,理由是“抢了他们的饭碗”。其实,略懂政治经济的人都知道这两点理由都不成立,但民粹主义是以普通百姓的“担心”(Fear)为土壤的。美国对制造业“空心化”的担忧,欧洲近期对接受中东难民的争议,都基于同样的理由。

政治宣传特别是候选人在电视和新媒体上的直接、直观表现十分重要,竞选成了“做秀”和“表演”。

概括起来,现在的选举有两条非常重要:一是会表演,要有煽动性的话语,要能走极端,能激起民众的强烈反响;二是要有钱,没有大量资金支撑,就没有办法在信息化时代进行有效的传播。没有媒体铺天盖地的宣传,候选人怎么可能入眼、入脑、入心,被选民所关注,在民调中领先?社交媒体时代或新媒体时代,选民就喜欢特朗普这样的候选人,所以他的民调一直领先也就不奇怪了。

美国大选期间,每位候选人都砸了大钱。这一次,估计需要三四十亿美元,才能够成功竞选总统。特朗普身家上百亿美元,自然有资本花钱。其他候选人也无一例外都在烧钱。

候选人预测

对于谁会在两党候选人中胜出,总统选举最后花落谁手,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现在做预测都是雾里看花,是不可能的事。

然而,今年美国大选是在世界政治经济大调整、大变化的背景下进行的,它一定会反映世界变化的形势;反过来,谁当选美国总统也自然会影响美国的对外政策。因此,关注候选人并对其作一些分析和预测,还是有意义的。

民主党候选人中,希拉里是领跑者,实力强、知名度高,得到党内提名的可能性最大。其他候选人有两名已被淘汰,剩下的,桑德斯是参议员、左派政治家,自称社会主义者,奥马利是马里兰州前州长,无论知名度、关系网还是吸引捐款能力,都无法与希拉里较量。

然而,希拉里也面临严峻挑战。一是很多选民对她有负面看法,信任度差。这些人占选民的40%以上,多年未变。这是她大选获胜的主要障碍。二是她的职业政治家身份是一种障碍。她当过第一夫人、参议员、国务卿,2008年竞选总统失败过。不少选民现在不喜欢职业政治家,认为他们办事不牢靠,甚至损害美国利益。三是“电子邮件门”事件的不利影响。此事有可能成为希拉里的致命伤,因为这是违背美国联邦政策的,如果“罪名”成立,可能“一票否决”。还有,希拉里胜出意味着民主党至少执政12年,这是不寻常的。另外,从美国白种、清教、男性为价值主体的社会结构分析,希拉里当总统是女性首次入主白宫主导美国政治,自然会冲击美国社会主流价值认同。

共和党方面,情况则比较混乱。候选人很多,领先者特朗普是非传统人物,所以胜负难卜,不排除出现“黑马”的可能。特朗普在共和党选民中的支持率居第一,超30%;第二位为黑人医生卡森,约27%;第三位是年轻有为的佛罗里达联邦参议员卢比奥,有点像当年的奥巴马,只有43岁;第四位是有名的杰布·布什,当过两任佛州州长,但支持率仅7%。其余的都提不上台面。

说到特朗普,他的社会基础主要是蓝领白人,集中在美国中部。“特朗普现象”是指他从未竞选过、参过政,但却有成千上万选民听他讲话,且热烈鼓掌。他的讲话方式、内容与传统政治人物完全格格不入,往往语出惊人。譬如,他就移民问题曾说过:“那些从墨西哥到美国来的非法移民,都是罪犯、强奸者、坏人,我们应该把那些人赶走。”他还发表过针对穆斯林族裔的极端言论。而这些,使其支持率狂增数倍。

不过,根据以往经验,“无党派”和“温和派”中的民调更有参考价值。虽然特朗普和杰布·布什在共和党内的民调尚可,但据YouGov网站统计,“无党派”人士中43%“非常不喜欢”特朗普,58%的“温和派”和51%的“无党派”表示“绝对不会投他的票”;47%的“无党派”声称,不会投杰布·布什的票。

大选对世界秩序的影响

各国都关注美国总统选举,这是因为,谁入主白宫都会重新审视美国的外交政策,涉及各国的利益。

以奥巴马总统为例。他上台伊始,就对美对外战略做出重大调整,进行“战略收缩”,精准发力,目的是控制成本,少花钱多办事。维持霸权的成本是很高的,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花费6万亿美元,死亡近1万人,伤8万多人。

同时,各国还关注同期举行的美国国会选举。美国宪法规定,外交权力是总统与国会分享的权力。

今年11月美国大选投票时,选民们选择的不仅是下一届美国总统,还将选举美参众两院议员。美国众议院的全部345个议席和参议院100个议席的1/3(34席),都将改选。

据预测,2016年大选,美国共和党仍会是众议院多数党。参议院情况复杂些,因为参议院实行的不是简单多数原则,现在看,可能共和党与民主党谁也无法取得绝对多数。华盛顿持续多年的政治僵局将依然存在。

今年的选举,对美国的未来至关重要,也将影响新世纪的世界秩序。美国作为守成大国,面临政治、经济、安全乃至发展模式等多方面的重大挑战,不管府院谁上台,都需领导美国直面这些新的挑战,找到应对之策。

美国大选与中国

2016年美国选举对中美关系的稳定和发展有何影响,需要冷静观察,以静制动。

大选期间的“敲打中国”不可避免,但是中国和中美关系并未成为2016年美国大选的主要议题。美国选民们关心的问题按顺序排列是:一、“伊斯兰国组织”(IS)等恐怖势力构成的安全威胁。美国对恐怖主义有切肤之痛。二、非法移民问题。目前美非法移民至少1200万,也可能达2000万。三、税收政策。“人生有两件事难以避免:死亡和税收”,这是美国人最爱引用的名言。所以增税还是减税、怎么增怎么减,是大事。四、中东紧张局势。特别是伊朗问题以及伊核武器协议达成后,局势如何发展。总之,从对美战略安全威胁看,第一是IS,第二是伊朗,第三是俄罗斯。中国排在它们之后。

美国大选变数多,常常出现“黑马”。人们把选举前夕可能发生、会对大选产生重大影响的事件称之为“十月惊魂”,今年会不会发生“十月惊魂”,目前尚难预料。因此,现在预测大选结果为时尚早,也不靠谱。但无论谁上台,都须明确界定美未来国家战略和发展方向,并处理好三对关系。一、实力与影响力的关系。奥巴马集中精力搞经济,美世界政治、经济、安全等方面领导权遭削弱。下届总统需重振国际影响力。二、亚太与其他战略板块的关系。美在欧洲、中东板块战略收缩,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成为外交遗产,今后三大板块如何布局,是下届总统亟需思考之大题目。三、战略威胁和挑战的关系。

美朝野开始将中国视作唯一能挑战美霸权的竞争对手,但从战略层面看,挑战毕竟不等于威胁。如何应对经济可持续发展,极端势力、恐怖主义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俄罗斯战略挑战/威胁,依然是美主要战略目标。美国内呼吁加强同中国合作以应对全球治理中紧迫的现实威胁的声音在增大,这也是美国对华战略辩论的核心议题。答案尚未清晰。

玉龙纳西族自治县社区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